欢迎来到内蒙古矿业协会官方网站!今天是:

行业资讯 Industry information

当前位置:首页>行业资讯>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水口山:红色传承中的绿色再造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 姜焕琴 特约记者 邹礼卿发表时间:2021-05-21 浏览次数:284   关闭

水口山,被称为“世界铅都”“中国铅锌工业的摇篮”,许多老一辈革命家和革命先辈曾在这里点燃革命的火种,这里的山水之间沉淀着革命老区的风雨和故事。


水口山因铅锌矿而成名,一部水口山的历史,是一部有色金属工业发展史,是一部矿业发展史,也是一部矿业工人运动史。


1896年,水口山设立“水口山矿务局”,收归官办,开采黑白铅矿(旧时称锌为白铅),成为中国铅锌业的开端。上世纪20年代初,水口山铅锌矿成为湖南省境内最大的省立官办工业企业,军阀们把这里当作提款机,对矿工进行压榨、剥削。据中共常宁市委党史研究室党史专家傅建平介绍,当时矿工所得的报酬是当局发放的矿票,这种矿票在其他地方无法使用,只能到矿部的油米处购买生活用品,但是油米处的米是发了霉、掺了沙子的米,而且缺斤少两,矿工们的生活苦不堪言,由此在他们的心中埋下了革命的种子。


1921年10月,毛泽东来到衡阳,在指导建立中共湖南省立第三师范学校党小组时明确提出,到水口山矿去,建党要与工人结合起来。1922年4月,毛泽东首次来到水口山,了解铅锌矿工人的不易。短短半年时间,水口山矿70多名工人入团,并建立了中共水口山党小组,发展工人骨干刘东轩入党,为罢工奠定了基础。


1922年9月,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胜利的喜讯传到水口山,矿工们都跃跃欲试。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派出具有丰富斗争经验的蒋先云、谢怀德等人前往水口山,毛泽东教导他们要加强工人团结,工人团结得越紧,敌人越害怕。1922年11月22日,蒋先云、谢怀德等到达水口山,号召工人们组织起来,并指出成立俱乐部是组织起来的第一步,有了俱乐部就有了靠山。


1922年11月23日,各科工人推选代表在康家溪康汉柳饭店举行了第一次工人俱乐部筹备会议,在饭店的大门边挂上了“湖南水口山工人俱乐部筹备处”的牌子,组织了临时干事会,公推罗同锡为临时正主任,刘东生为临时副主任,各科公推出临时总代表,组织临时代表会,由临时干事会和临时代表会公推蒋先云为工人俱乐部筹备处的全权代表,谢怀德、李庆余、方福胜为参事员。俱乐部报名者络绎不绝,不到两日即达3000多人,广大矿工的革命热情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1922年11月27日,湖南水口山工人俱乐部在康家戏台举办成立大会。30日,俱乐部向矿局提出“承认工人俱乐部有代表工人之权”等4条权益后遭到拒绝随即筹备大罢工。毛泽东亲自审查修改了罢工斗争计划和罢工宣言,提出要实行“哀兵必胜、哀而动人”战术来获取外界支持。1922年12月5日,俱乐部发布罢工宣言并将4条权益细化成18项条件。12月27日,矿局被迫承认工人俱乐部所提18项条件,罢工取得彻底胜利,把湘区工运推向最高潮。至此,水口山矿工成为一股重要的革命力量。


当时的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主任邓中夏如此评价:“中国矿山虽多,唯有全部组织的,只有江西之安源及湖南之水口山二处,而水口山铅锌矿罢工,其雄壮不亚于安源。”


1928年,宋乔生成功领导水口山工人起义。随后,带领起义工人和农民开赴耒衡边界的桐梓山建立了桐梓山工农游击队。正是这支游击队,书写了“八百矿工上井冈”的传奇。上了井冈的水口山工人队伍,充分发挥工人的技术优势,组建军械所,修造武器,创办了人民军队最早的兵工厂;水口山工人武装被编为红四军军部直属特务营,这是人民军队历史上第一个特务营,也是后来中央警卫团的前身。


历史应该永远被铭记,并使其成为激励我们勇往直前的源动力。创建于1969年的水口山工人运动陈列馆,以图文、视频等形式重现了历时5年多的水口山工农联盟反抗压迫的红色传奇,熊熊燃烧的革命烈火,还有800矿工上井冈的革命往事,成为这方热土上最为厚重的红色记忆。据水口山工人运动陈列馆讲解员李林介绍,在水口山这片红色热土上,先驱们创下了湖南工人革命运动多项“第一”:创建了第一个矿山党组织;成立了第一个矿山俱乐部;组织了第一个农工会;发动了第一次工人武装起义,并建立起工农武装……他表示,水口山工人运动为后人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一是坚定信念,不怕牺牲的精神;二是勇于创新,敢为人先的精神;三是严守纪律,团结协作的精神。这份宝贵的精神财富激励着一代又一代水口山人勇往直前,在脚下的这片热土上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水口山是中国工农联盟的典范,但因战事破坏也一度处于停产状态。新中国成立后,水口山迅速组织矿山排水复工,恢复铅锌冶炼生产,为国家提供急需的铅锌金属,并援建了黄沙坪、株冶、韶冶等20余家知名有色金属企业。


后来,有色行情持续低迷,水口山经历了十年亏损。2017年,水口山被国务院国资委列为“僵尸企业”,为中国五矿“处僵治困”重点单位,企业走入了要么关停,要么破产清算的危险境地。2018年以来,水口山人突破惯性思维,打破根深蒂固的利益藩篱,掀起了一场脱胎换骨的变革。通过分流安置富余人员,盘活优化人力资源,全面移交“三供一业”,减轻企业历史包袱,有序推进辅业改制,关停淘汰落后产能等系列改革后,百年老矿实现新生。


仅2020年完成出矿量65.67万吨、三种精矿含量3.77万吨、铅产品产量15.28万吨,实现营业收入54.98亿元,利润同比增长26%,多项指标创历史新高,企业效益连续3年实现稳步增长。正在实施的水口山康家湾矿技术升级改造项目总计投入7亿元,进一步将水口山矿山工艺设备技术改造升级,建设完善开拓、通风、提升、运输等系统和现代化选矿厂,朝着绿色、安全、创新、高效方向迈进。


变革带来的不仅仅是效益的增长,更是矿业生产方式的创新与发展。湖南水口山有色金属集团有限公司矿业管理部部长周政说:“水口山的矿山生产方式与传统的方式相比,有了根本性的变革,采矿生产全面实现了充填法采矿,解决了过去那种空场法采矿对生态环境带来的地表塌陷、植被破坏、水土污染等影响。选矿处理已成功实现智能分选抛废生产工艺,减少了尾矿总量,降低了排放堆存带给生态环境的影响,实现了生态优先、矿地和谐、资源利用高效化,形成了矿山管理规范化发展的新格局。”2020年,水口山铅锌矿成功进入国家绿色矿山名录,这是对水口山转型升级绿色发展的肯定,也是下一步水口山高质量发展的新起点。


百年水口山曾在中国矿业发展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但传统开采也给水口山带来了地面塌陷、耕地污染、水污染等历史遗留问题。2018年10月,水口山铅锌煤矿区获批国家第三批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工程试点,分为柏坊煤矿生态修复区和水口山铅锌矿生态修复区两个片区,并获得3.1亿多元的中央、省财政支持。将生态修复与民生需求、乡村振兴及产业发展相结合,水口山铅锌煤矿区共完成修复耕地3100亩、林地3000亩,完成河道治理30公里,13个村共2万多人喝上了安全清洁的自来水,探索出“矿山+湿地公园”“矿山+美丽乡村”等多种修复模式和经验,在优化百姓生活环境的同时,为乡村振兴趟出一条新路。


如今的水口山已成为衡阳八大千亿级产业集群之一,在深入推进湘江保护与治理“一号重点工程”的同时,以中国五矿为首的有色金属精细制造加工产业正活力迸发,正在建设的铜铅锌产业基地、金铜二期等项目,总产值将超过数百亿元。此外,水口山工人运动纪念馆正在紧锣密鼓施工中,将在7月1日建党100周年之际开门迎客,以迎接更多的人来学习、感受百年水口山矿业的发展历程和红色革命精神。彼时,纪念馆外的生态修复项目也将完工,红色精神与绿色矿山将交相辉映,这将是百年水口山传承红色精神、实现绿色崛起的最好注解。